水淹平江:一场洪水的你这么累究竟为什么意料之中和之外

来源: 搜狐中国
2024-07-13 14:40:08

最佳回答

“你这么累究竟为什么”水淹平江:一场洪水的你这么累究竟为什么意料之中和之外

  7月2日下午3时的平江县临江小区 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 摄   汨罗江呈“几”字形穿过湖南岳阳平江县城向西流去,半江夹带淤泥的江水缓缓流动。7月1日,汨罗江以超历史级的洪水位,漫堤肆虐半座平江城,临江一带的房屋和道路满目疮痍。   “既在意料之中,又在意料之外。”平江县政协副主席郑湘平感慨。意料之中的是,平江自6月18日以来,持续强降雨,半个月下了平常半年的雨量,气象对此一直有预报,县委县政府也一直围绕防汛展开工作;意料之外的是,水会来得这么大、这么急、这么猛,导致全县1/3的老城、1/2的新城和14个乡镇被淹。   在气象预报越来越科学、灾害防控越来越细致的当下,此次洪水淹城是否可能避免?澎湃新闻在平江县实地走访,采访了气象、水文、水利专家。 7月2日下午3时的平江公交小区   一个午觉醒来,洪水涨到齐胸   几乎没有人料到,一场历史性的洪水就这么悄悄来了。   7月1日上午,平江县城秩序一如往常。滨江东路飞鸿驾校的员工正常上着班。中午11点半,一位女员工出门吃饭。12点多回店时,她发现房子里进水了。外面雨很大,房子里的水也越来越深。三个员工决定把学员档案资料转移到楼上。到下午3点,水涨到了他们的腹部,转运没办法进行,他们把部分档案放在空调柜机顶部,还有部分只能被水淹没。 7月2日下午4时,汨罗江江水漫过滨江东路路面   住在鲁肃路浮桥街临江小区四楼的居民胡传文其实早有察觉。当日中午12点左右,他发现小区一楼架空层进水了。“大约是下雨的缘故,连下好多天了。”他心想,便回房间睡起了午觉。等到醒来,小区一楼已经淹了一半,他这才发现自己大意了,赶紧下楼,此时水已到他胸部位置。   位于郊区的平江县天岳街道潘洪村的村民徐武勇没有午睡,眼看着稻田被淹,村里一位70多岁的老人急得直哭。“她儿子在城里被水挡住也出不来,没法来救她。”村民们赶紧把老人抬到村里的高处房屋安顿。   平江县应急局副局长童河也被这不断上涨的洪水震惊到了。“上午11点多,我们防办(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设在应急局)也进水了。就像平江县融媒体中心‘本台报道本台被淹’一样,我们是‘防办发现防办被淹’。”7月3日,童河半开玩笑地回忆被洪水袭击的那一刻。 飞鸿驾校正在抢救学员档案   洪水进来后,电就停了。童河接到的第一道指令,是转移防汛抗旱指挥部,主要就是指挥部最重要的设备,会议联动信号盒。县委为他们提供了三处转移点。最终他们来到了现在所处的县自来水公司,这里地势较高,没有水淹。国网岳阳电力公司迅速调来应急电源车。下午4点,指挥部的信号接通了。但由于近半个城区进水,很多通讯基站停电,信号不太稳定。 洪水过后,店铺正在清理被淹商品。   洪水当时以每小时0.35米的速度上涨。   “在保证水位以下时,大家没有太多感知。只有在洪水漫过河堤进入城区时,才会受到洪水袭击。这股水是从7月1日6点44分开始涨的,当时的水位为74.01米,基于城区河堤的高度,水位达到76.07米即漫堤。当日下午3时,水涨到了77.13米。”平江县水文水资源局局长余彬说,“这个9小时涨的3米多,才是最终导致人们受灾的关键。”   水位在达到77.13米后,缓慢上涨,直至7月2日凌晨30分,达到洪峰水位77.67米后迅速下降。至7月2日晚上9点,水位下降到保证水位以下。 7月2日下午,水位已下降一米多的汨罗江沿线。   至此,平江1/2个新城、1/3个老城和14个乡镇,被洪水淹没长达30多小时。   洪水走后,平江县城一片狼藉,满目疮痍。7月2日至3日,澎湃新闻记者在平江多条马路看到,被毁坏的商品、家具在路面堆成小山,淤泥遍街,整条街道就像一座大型废弃场。 7月3日中午,平江安定镇大桥村村民在水淹的一季稻田埂。   据平江县防汛抗旱指挥部截至7月3日8时的初统计,全县43.6万人受灾,75975人紧急转移安置,7000余头牲畜被淹死、冲走,1.3万羽家禽损失;33万亩农作物受灾,24万亩成灾,12万亩绝收;37户139间房屋倒塌,111户253间房屋严重损坏,297户450间房屋一般损坏,2750间其它房屋损毁;2座水库、19座塘坝、15座小型水电站、3个水文观测站、29座机电井、60座机电泵站损坏,乡镇堤防、护岸、灌溉设施1164处损坏;72.6公里农村公路路基冲毁,102.4公里路面冲毁,813处挡土墙及山体滑坡坍塌。总的损失达25亿元。   洪水两次降低至警戒水位下后又持续上涨   洪水来得迅速、突然,让即将度过汛期最关键时刻的平江有些措手不及。   6月17日,平江第二届民间龙舟赛暨浯口镇村舟赛举行,11支龙舟队在汨罗江上迎风逐浪。当日,平江县气象局发布一条重大气象服务专报:“未来十天,我县进入强降水集中期,需加强防范应对。”6月17日9时起,湖南省启动防汛Ⅳ级应急响应。   6月22日12时0分,平江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启动防汛IV级应急响应。6月23日20时至24日20时,平江县阴天有暴雨,部分大暴雨。全县平均降雨量78.6mm(毫米),累计降雨量超过100mm的有11个站,累计降雨量超过50mm的有36个站。6月24日22时,平江县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III级,童河与同事们进入备战状态,24小时值班,各种紧急会商。 7月3日下午的平江县拖石巷。   6月24日,平江县气象局连发多个预警信号,未来一周预计过程累计雨量250mm~350mm,局地可达400mm以上,最大小时雨强70mm~100mm,并伴随雷暴大风、短时强降水等对流性天气。   “几乎每日,一收到新的气象资料,我们就发布最新的预报。”平江县气象局局长吴超平说,自6月23日以来,气象局发布了多次专报,均是由局长签发。   在余彬这边,他的心也一直悬着。   受持续性强降雨影响,汨罗江干流平江站水位持续上涨。6月24日14时45分,江站水位超警戒水位(70.50米),且于当日22时45分到达洪峰水位72.00米,超过警戒水位1.50米。   此后,平江县多个镇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山体滑坡、塌方等地质灾害。   “很多乡镇干部晚上根本不睡,怕有险情。”平江县气象局副局长喻莎说。   随着降水持续,6月27日15时30分,汨罗江干流平江站水位再次达到警戒水位(70.50米)。截至当天23时,水位达到71.55米,超过警戒水位1.05米。6月28日上午11时,平江全县290座上型水库,83座水库溢洪,汨罗江沿线9座水电站,全部开闸泄洪,降低水位。水位随后一路下降,至6月29日,一度维持在警戒水位3米以下。“要知道,水位降到66米时,河里的船都动不了。”余彬说。   余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了,“自6月18日汛期以来,我就没休息一天。”   然而,就在大家以为汛期最艰难时刻快要过去时,两次跌到警戒以下的水位,第三次超警了。这次洪水一路上涨,超过了74米的保证水位。   6月29日23时25分,平江站水位为68.21米,低于警戒水位2.21米;至6月30日22时15分,平江站水位74.64米,超警戒水位4.14米,超保证水位0.64米。   据吴超平签发的重大气象专报,6月29日14时至30日14时平江县全境暴雨,部分乡镇大暴雨。全县平均降雨量91.5mm,累计降雨量超过100mm的有14个站,最大降雨量出现在云洞水库164.2mm,其次石牛寨151.0mm、丁溪水库145.1mm,平江本站107.8mm。   6月30日,平江县四处告急,灾情不断。当晚深夜,水位退到了保证水位,但在7月1日早上又重新上涨,且几乎是直线上升,最终在涨至大水漫堤,洪水淹城。   7月1日下午3时,水涨到了77.13米,7月2日凌晨30分,达到洪峰水位77.67米。   如此迅猛的洪水从何而来?湖南省气象台国家级首席预报员刘红武分析,7月1日凌晨4时到中午12时的8小时,平江降雨达到了特大暴雨的量级,有些站点降水超过300毫米。降雨发展之前,整个空气处于高能、高湿的环境场中,凌晨低涡进来以后触发了对流的发展,多个对流云团在平江不断生成、发展、加强,导致8小时内降雨非常强,小时雨强达到了50毫米以上。   这场8小时的云团特大暴雨,没有出现在吴超平签发的专报上。   “我们此前的预报一直是基本准确的。29日根据当时收到的气象资料,预报6月29日下午至7月2日前有大暴雨,降雨为140mm~180mm,当晚确实下了大暴雨,实况平均雨量达到337mm。主要平江是山区,局部小气候中云团风的大小目前难以预测。”吴超平说,“我们后续根据新的资料又进行了滚动预报,均提示有暴雨,在整个汛期预报预警服务过程中,作为县一级气象部门,我们真的尽力了。”   在余彬和吴超平看来,除了8小时云团持续降水的作用,还有两个原因。   一是此前的强降雨,导致汨罗江的底水很高。降水监测数据显示,6月18日8时至7月1日20时,平江站降雨量762.4毫米。   “平江县年平均降水量是1576.3毫米,这13天就下了平时半年的雨。”吴超平说,由于特大暴雨,水库自身失去调节能力,库水自溢,河段超过承载力。   二是降雨的方向。汨罗江是一条发源于江西修水的南洞庭湖滨湖区最大河流,自东向西流,全长253公里,其中192.9公里流经平江县境内。“河流自东向西,降雨自西南向东北过来,也就是说,下游先涨水,形成顶托,上游流速减低,又叠加雨水,尤其是汨罗江流经城区时是一个‘几’字形,三次弯道阻滞,水流更不畅,最终河水漫灌进入城区。”余彬说。   至此,6月29日白天的水位下降似乎是个迷惑行为,汨罗江平江站水位从6月29日晚低于警戒水位近3米,到7月1日下午超过保证水位3米多,近10米的涨幅仅花了50多小时。   水淹平江近半个县,能否预防和避免?   7月1日8时30分起,平江将全县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。当日10时,全县91条农村客运班线、11条公交线路全部停运。   当日16时,“今日平江”发布消息,城区水位为77.25米,超警戒水位6.75米,超保证水位3.25米。“在今晚18时前后洪峰未过境之前,城区水位还将继续上涨。提醒市民非必要不出门,尽量待在高层。” 6月20~7月2日的平江站水位图。   但此时,水已经淹没了全城的低洼地带,局部达到了3米深。滨江东路飞鸿驾校的老板觉得,洪水太突然,导致一千多名学员档案被淹,政府应该早点通知。但隔壁“三个小胖”服装店的老板称,他收到气象预报暴雨的消息后,提前把衣服收起来了,门店虽被淹,损失还是相对较小。   当晚9时30分起,平江将全县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Ⅰ级;当晚10时,平江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了《告全县父老乡亲书》,“我县遭遇自有气象记录以来持续时间最长、强度最大、雨量最多的一次汛情……省、市派出的支援队伍已经来到平江或在来平的路上。根据最新气象预报,7月2日本轮强降雨将基本结束,水位将逐渐下降,人民群众基本可以恢复正常生活。”   对于这场洪水漫城,有声音认为,暴雨之下,是上游黄金洞水库的泄洪加剧了洪水的发生。   平江县水利局水旱灾害防御事务中心主任晏理对此介绍,实际上汛期以来,水利部门先后发布5个调度令。6月24日、27日提前调度汨罗江沿线9个电站开闸腾空库容,启动5个泵站排涝,本轮降雨开始,提前调度水库山塘蓄水,将正常水库蓄水量降至60%以下,病险水库降至40%以下,全县共计调度洪水8亿余立方。   “黄金洞水库确实是我县最大水库,我县290座水库,只有5座水库设有闸门,其他均为开敞式溢洪道,是自然溢水的。在特大暴雨中,黄金洞水库超汛限水位正常溢洪。我县的水库主要功能是灌溉农田。”晏理表示。   值得一提的是,本次洪水中,有2座水库、19座塘坝、15座小型水电站也被损坏。   对于“汨罗江堤坝过低导致洪水漫溢”的质疑,晏理介绍,平江老城区设计标准为20年一遇,堤顶高程为76.8米,本次洪峰水位达77.67米,超堤顶高程0.87米,“这种洪水也是100年一遇”。晏理说,“按100年一遇来筑堤,抢险之前也做不到。事先我们筑建的子堤也没用上,还是漫过来了。”   “虽然我们前期做了充分准备,但是由于此次降雨雨量、雨长、雨强均为历史极值,全县受灾非常严重,加上我县水利工程点多面广基础薄弱,本次损毁情况特别严重。”平江县水利局在给上级的汇报材料中说。   7月2日晚上9点,平江站水位下降到74米的保证水位以下,7月3日退出70.5米的警戒水位。   平江开始了对1/2个新城区、1/3个老城区以及14个乡镇的灾后重建。   7月3日,全镇失联24小时、26个村(社区)断路断电断网、镇中心积水最深约5米的浯口镇,终于与外界取得联系并恢复了供电。浯口镇龙舟队,成为了当地洪灾的重要救援力量。   7月6日,平江县城恢复正常供水供电。“至少,我们没有一人伤亡。”当谈到此次历史性的洪灾时,郑湘平认为,“这个结果,至少对得住我们为应对这次汛期做的工作。后面的洪水确实在意料之外,没想到水会来得这么大、这么急、这么猛。”   水淹平江近半个县,到底是否可以预防和避免?   “平江降雨创54年以来水文纪录,极端强降雨导致汨罗江水位上涨了近10米,县城堤防防洪标准一般为20年一遇,遇到这种超标准洪水,县城进水特别大。”湖南省水旱灾害防御中心相关负责人回应澎湃新闻称,“应该说,防洪主要可分为工程措施和非工程措施。汨罗江上游没有控制性水库工程,缺少控水措施,但各级强化一盘棋思想,通过加强监测预警,落实防御预案,组织转移及时,没有出现人员伤亡。”   上述负责人认为,此次平江洪灾的启示是:一些城市可通过加高河道堤防,有条件的可在上游建设水库工程,提高超标准洪水防御能力。在洪水防御的过程中,需要加强水文气象预测预报,科学调度流域水工程,及时拦洪错峰,做好危险区群众转移避险,也能够做到有效保障群众安全。
发布于:北京市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用户反馈 合作

Copyright © 2023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

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